清华教授陈煜波:数字经济时代,中国从抢先机到出海迈向全球

发布日期:2024-03-04 11:09    点击次数:122

  数字经济时代需要更多的领航全球的世界级的中国企业。

  为何以Temu、TikTok、Shein为代表的电商平台能够迅速在全球市场攻城略地,抢下亚马逊长期把持着的市场?又为何硅谷的互联网巨头在东南亚业务的业务开展都不太成功?

  作为一名研究数字经济与中国数字化转型、大数据与全球互联时代商业创新的学者,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陈煜波教授敏锐地捕捉到了背后的底层逻辑。

  在他看来,世界走过农业经济时代和工业经济时代之后,正在迈向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然成为新的关键生产要素。因错失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型机会而落后于西方的中国,有望借此机会实现变道超车。

  “数字经济时代,中国已经抢占了先机。”1月12日,陈煜波在接受专访时如是表示。

  数字经济的中国模式

  陈煜波指出,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的最重要的特点是“四化同步”,即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和信息化同步。与之相比,以硅谷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是在完成前面“三化”之后,才开始信息化和数字化进程。

  中国在发展信息化和数字经济时必须解决前面“三化”没有完成的痛点,其中最主要的痛点就是基础设施的缺乏。包括硬件基础设施如物流、支付等的建设,也包括软件基础设施痛点,即市场中信任的缺乏。

  陈煜波认为,中国政府和国央企通过前瞻性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成功将国内巨大的市场红利和人口红利利用起来,转化为数据优势,培育出全世界数量最为庞大的网民群体,数字化接受程度全球最高。这是我们发展数字经济一个重要的成功经验。

  中国因此变成了互联网创新最好的试验场。在陈煜波看来,海量的用户数据极大促进了零售业创新。中国已经连续多年保持全球最大、最具活力的网络零售市场,在许多领域成为全球消费趋势和创新的发源地。

  另外一个重要经验是本土企业具有的企业家精神,特别是电商领域,成功地探索出适合我国“四化同步”市场环境的商业模式。比如阿里巴巴的支付宝和京东自营物流都成功地解决了市场中的信任问题。阿里、京东、美团、抖音、拼多多等一系列的本土科技企业已经成功将电商和社交、团购、游戏、短视频、直播等各种功能融合在一起,成为数亿消费者的在线购物中心。随着国内市场规模逐渐触顶,这些企业开始将自己的业务范围向海外扩散,攻城略地,并迅速抢下大量市场份额。

  陈煜波以《经济学人杂志》2021年第一期的文章《电子商务的未来在中国》为例。这本知名国际期刊旗帜鲜明地表示:电子商务的未来具有中国特色。文章指出,在富裕国家以外,中国的方式已日益盛行。东南亚、印度和拉美的多家主要电子商务公司都受到中国电子商务模式的影响。横跨西方和中国市场的大型消费品公司可能也会传播中国的理念和商业策略。

  与之相比,以谷歌、亚马逊、Meta为代表的硅谷互联网公司,在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上并不大成功。Lazada、Shopee、Grab等东南亚本土互联网企业的身后,往往都站着中国互联网平台企业的身影。

  陈煜波分析指出,这不仅只是因为地缘和文化上的相近。更重要的是,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国本土企业成功地探索出了符合新兴市场“四化同步”发展环境的商业模式,以应对市场缺乏信任、硬件设施不完善等痛点。这些商业模式不仅只适用于中国的,也同样适用于其他新兴市场。

  “全世界提到互联网首先想到硅谷,但中国是第一个在新兴市场中吃螃蟹的,第一个成功地探索出了如何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发展数字经济的模式和道路。这也是下一步中国企业在数字化时代扬帆起航、走向世界的重要的优势。”陈煜波指出。

  走向世界是企业家不可回避的使命

  依托于政府前瞻性的数字基础设施政策,以及本土的企业家反复探索,中国成功在数字经济时代抢占了先机。但这只是转型升级漫漫长路上迈出的第一步,要真正完成对西方发达国家的赶超,仍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

  在陈煜波看来,中国必须加快市场出清,淘汰落后产能;并推动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在降本增效的同时,将全世界最为完备工业体系带来的丰富生产端场景,转化为数据红利。再通过场景数据化来帮助上游的制造业、元器件、原材料生产企业进行自主创新、迭代更新,助力企业创新。只有这样,中国才能进一步释放数字经济的潜能,吃到下一波红利。

  在这背后,是一套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不光要解决基础设施建设、数字化人才培养的问题,还需要涉及商业体制和模式的变革。陈煜波认为,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早已成为了企业的生命线,不可能轻易共享。市场、政府必须加强数据资源的整合、开放和监管,推动数据要素市场的改革,构建整个产业链。

  此外,还必须培育企业家的全球化视野。陈煜波反复多次强调,如果中国将来要成为世界经济大国、强国,离不开一大批世界级的企业。然而从目前情况来看,中国已经有不少体量达到世界级规模的平台,但还缺少真正世界级的平台。

  在陈煜波看来,这是中国企业缺乏全球化思维导致的结果。丰厚的历史底蕴和庞大的市场规模,让我们习惯于在本土市场跟外来资本竞争,而不是直接走出去适应外部环境。

  在这个问题上,字节跳动、希音、拼多多等新一代互联网企业要比腾讯、阿里这样的上一代互联网企业取得更多的进展,而这也成为它们能够获得市场更多认可的底层原因。未来,应该有更多的企业向它们学习,进入数字原生和全球化原生的世界。

  “改革开放45年来,凭着我们的辛勤和汗水我们中国企业真正从内河的小舢板,慢慢变成了内河的大船,甚至黄海的舰艇,但现在我们必须真正迈向深水、蓝海的深海时代,这是这个时代企业家不可回避的使命。数字经济时代需要更多的领航全球的世界级的中国企业,也一定会出现。”陈煜波表示。



 



    Powered by 十倍杠杆正规平台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